Welcome to北京博业百特科技公司!

15911000017

联系我们

PRPULAR PUSH

ATTEN:
徐经理
phone:
15911000017
QQ:
2512855584
ADD:
北京市东城区南竹杆胡同6号楼(北京INN3号楼)1508室

酒泉中国医生美国救人引发我国除颤仪配置思考

author:北京博业百特科技公司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8-11 10:18:47

本文由北京博业百特科技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中国医生美国救人引发我国除颤仪配置思考相关内容。北京博业百特科技公司专业提供AED,aed,aed是什么等多项产品服务。本公司长期从事该行业多项服务支持,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已成为行业服务的佼佼者。

中国医生美国救人获网友点赞最近,微博名为“唐神医”的中国人,在美国圣地亚哥海洋公园抢救美国游客的照片走红网络,网友纷纷转载点赞并夸其为“中国好游客”“中国好医生”。经过证实,“唐神医”微博的主人是朝阳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唐子人医生。唐医生是医学博士,急诊急救及危重症专业,目前在美国是进修学习,他在国内时,平常的工作就是在朝阳医院抢救室和急诊ICU中救治危重症患者,他所在科室的医生及护士,其实都多次在医院外对突发疾病的病患施救。

唐医生救人后,我们的记者通过微信采访到了他,他跟我们讲述了那天发生的事。唐医生介绍说,事发突然,老太太倒在距自己10米远的地方,颈动脉已经没有搏动,呼吸也已停止。在跟家属说明自己是来自中国的急诊科医生,征得家属同意后开始做胸外按压。大约按压了10分钟左右,就有人拿着AED(自动除颤仪)过来。除颤之后,患者慢慢恢复呼吸。唐子人医生:这事情真的没什么,我只是做了一个医生该干的事,也是我自己想干的事情。这个患者抢救成功了,我感到很欣慰。

链接·AED:自动体外除颤器唐医生说,他在急诊工作二十多年了,整天在做心肺复苏,并不是在美国救了个人就变成中国好医生了,这件事情发生后,希望媒体别把焦点集中在他个人身上,而是应该由这件事关注到我国目前的急救现状,他发这条微博,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能提高大家对AED的重视。AED,是自动体外除颤器的简称,主要用于猝死患者的急救。据了解,目前中国的心源性猝死的总死亡人数每年有50多万左右,居全球各国之首。而在猝死患者的急救中,AED,也就是自动体外除颤器的使用,能大大提高抢救的成功率。

观察·抢救成功关键点:人员+设备自动体外除颤器问世于1979年,它给医务人员甚至非医务人员为心脏停搏患者进行早期除颤提供了“新式武器”,它是便携式的,易于操作,稍加培训就能熟练使用。常年做急救培训工作的北京急救中心副主任医师陈志就表示,唐医生这次救人成功的关键,一个是专业人员的及时施救,再一个就是AED设备的辅助。观察·我国AED普及率低 使用几乎为零专家表示,在AED的协助下,对心源性猝死患者的心肺复苏抢救成功率会成倍提高,而这一设备目前在我国的普及率非常低,仅有首都机场、上海一些地铁和极少数的奥运体育场馆里有。

而因为很少有普通民众会使,这个仪器的使用率几乎为零。北京急救中心的李坚韧医生前不久也曾经在一个商场里对一个突发心脏病的患者进行急救,虽然情况并没有唐医生遇到的那样紧急,但李医生也表示,公众场所非常需要配备相关急救仪器。据了解,美国每年有大约40万心脏骤停的患者,抢救成功率约为10%,个别大城市成功率能达到30%,中国每年大约有50万心脏骤停患者,其中在大城市中,抢救成功率还不到3%,而在落后地区,成功率更低。目前,我国国内配置自动体外除颤器的公共场所有:北京首都机场、上海地铁站部分车站、还有北京、上海、广州的部分奥运体育场馆。

可以说,这样的配置比例是远远不够的。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就通过了相关法案,实行了“公众可获取的除颤仪”计划,在美国的公众场所安置AED,要求在十分钟内即可获得自动体外除颤器,并通过对普通民众等非专业人员的训练,在遇到有人心脏骤停时可以最快进行现场除颤。日本则于2004年开始推广安装,平均每十万人约有台。在中国的台湾地区,自2000年开始推动AED的安装,迄今为止,台湾的AED安装总数约4000台,每10万人约台。除了配置的数量有差距,在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的法律保障方面,也需要进一步健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就因为公众现场实施AED除颤救治的法律问题未能解决,最终放弃在世博园区内设置AED,在世博会期间发生的10多例猝死病人未能及时救治,留下许多遗憾,而日本在上届爱知世博会期间发生5例猝死,成功救活4例。

在法律方面,美国推出的“好人法案”,消除了大家担心涉嫌非法行医的问题,美国联邦和各州均有相关法律,写明“在紧急状态下,施救者因其无偿的救助行为,给被救助者造成某种损害时免除责任”,保障人被救,保证救人无责,让民众做好事的时候没有后顾之忧,更不用担心因为好心救人而遭到索赔、追责的事情发生。视点·速效救“心” 需全社会共同努力专家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讲,AED不仅是一种急救设备,更是一种急救新观念,一种由现场目击者最早进行有效急救的观念,自动体外除颤器对多数人来说,只需要几小时的培训就能操作。

而美国心脏病协会认为,学用AED比学心肺复苏更为简单。而在推广AED,提高猝死患者抢救成功率的过程中,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普及急救知识,提高急救意识,在第一时间,自救互救。采访中,在急救一线工作的多位医生都表示,急救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保存一个具有良好脑功能的成活体,有效的现场急救可以第一时间保证病人心脑血管、重要脏器的供氧和供血,大大提高下一步的抢救成功率。而上海曾经做过一项对12000名市民的调查显示,面临突发情况需要急救时:74%的人选择报警,18%的人选择大声呼救,%的人完全寄希望于医生,而调查资料也显示,中国大城市急救体系反应速度均超过十分钟,其中,广州和北京都是12分钟,上海是11分钟,也就是说,拨打急救电话后,救护车平均都需要超过十分钟才能来到患者身边,而早期除颤的意义就在于,应在室颤发生5分钟以内给予电击,并且在除颤前后实施有效的基础心肺复苏,而社区居民是可以达到5分钟的抢救时限要求的,所以,在等待救护车来到时,公众应展开有效的自救互救。

此外,专家还建议,在意外灾害多发现场实施救援的人员,如警察、消防人员、安保人员、体育教练、滑雪巡逻队员、轮渡人员以及民航服务人员等,都属于《国际心肺复苏指南》确定的I类救援者,应该对他们进行心肺复苏与使用AED的培训,以发挥他们在突发事件中的救助作用。近期,《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条例》正在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提到了公众急救知识的普及,也提到了在公共场合应当配置相应急救设配。